<table id="djx8qw"></table><b id="djx8qw"></b>
      <tfoot id="djx8qw"></tfoot><optgroup id="djx8qw"></optgroup><li id="djx8qw"></li><font id="djx8qw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上最靠譜的賺錢方法/深入靈魂的熱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汽車行業板塊 浏覽:9756次 時間:2020年01月18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傳說,星星的眼淚,便是流星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出生于湖南的某個鄉村,父親有著熊一樣硬朗的腰板,但也有著虎一樣暴躁的脾氣。母親在勞動上絲毫不讓村裏任何一個男人,但也有任何村婦都不會少的小心眼。由是,家裏戰端驟起,硝煙彌漫。形成了“社會主義”和“資本主義”兩大陣營,一個屋檐下有了兩個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期的冷戰剛一結束,新一輪的戰火又呼呼地竄了上來,導火繩就是他要讀高中了,母親死命要父親供他上學,可父親把錢都給了要成家的哥哥,一時拿不出錢來。被逼得急了,父親的牛脾氣又上來了。朝著母親就是幾通吼。母親也不是省油的燈,以“禮”相代......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人是不善于罵街的,但男人有強健的身體,唯一能讓男人出氣的便是武力。只見他雙拳緊握,臉色紫脹,花白的頭發一根根豎起,顯然氣急。終于戰爭以母親踢向父親的一腳開幕。雙方就像被激怒的獅子,發出一聲聲的低吼。母親用手抓著父親的頭發狠命的往下扯,父親捉住母親的頭就往牆上撞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痛苦的回憶,猶如鬼魅般鑽進他的大腦,悲傷的眼淚,不自覺的就流了出來。他揮起衣袖擦幹眼淚,跑進房間,操起一根木棍,沖到那扭到一起的父母旁,發了瘋似的朝下砸去,黑暗中,依稀可辨他那雙泛紅的雙眼。棍子如雨般砸下,伴隨著陣陣哀號,給黑夜增添了無比的恐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猛的,他只覺得胸內氣血一陣翻騰,緊接著,嘴角一甜,淡淡的血腥充斥鼻間,他努力壓抑著,但無可壓抑,一股殷紅噴湧而出,有如一條紅色的龍,像是要沖破這無端的黑暗,又像是要把這無邊的黑暗染成紅色。卻最終被黑暗所吞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醒來時,已經是第二天晚上了,透過窗戶,天上的星星一閃一閃的,好象在對著他眨眼。屋外傳來了醫生和父母的對話。雖然他有心髒病,但,在他這個年齡,是決不會發做的,除非……緊接著,又傳來了父母嘈雜的爭吵。他緊閉著雙眼,拔掉了那個用來續命的針頭,帶著無限的憂思,離開了這片憂傷的土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他家屋頂的上空,不知何時多了一顆亮閃閃的星星,一閃一閃的像他的眼睛一樣,默默注視著屋裏的一切。房內,他的父母正在爲兒子的死爭吵不休,他說是她害死的,她說是他弄死的……只有空中的星星啊,默默的滴下他那顆憂傷的淚,化做了漫天的雨——流星雨。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最悲哀的恥辱便是處于麻木之中,有人不斷以這種方式去生存,從未想到要以麻木,不思進取爲恥,而卻以麻木無知爲榮。蜉蝣的生命只有一天的時間,可是輕小的身軀卻承載了深重的靈魂,這樣的靈魂的存在便被人們賦予了極高的價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無生命的物體,無所謂真的生,也無所謂真的死,你的生生死死就像桌椅一般,永遠無法贏得富有深重靈魂的人的一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的眼睛長在臉上,永遠都看得見別人卻看不見自己。你的靈魂的重量也並非自己所下的定義,說什麽就是什麽,還要通過“外物”的肯定或否定。但是,也不能過度沉迷于別人的贊賞與責備之中,因爲別人不一定能了解你,看到有時也只是一個側面,所以老師的評價只能作爲一種參考,沒有必要深陷其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正因爲網上最靠譜的賺錢方法在乎自己生命的價值,靈魂的重量,所以我在乎老師的評價,但是對待他人的評價需要一個“度”,超過了這個“度”,那你就不夠灑脫,將永遠生活在別人的生活中而不得解脫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說,悲苦屈辱地活著,不如死了;也有人說,白白地死掉,不如悲苦屈辱地活著。歲月是一把能與宇宙共生滅的劍,正是因爲這把劍,我才日漸明白,死原來也是一種奢華,所以我認爲,活著的人就應該重視自己靈魂的價值,靈魂的重量。愚昧屈辱的人,不配活著,更不配死去,也許這樣的生命的誕生本來就是一種錯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年學子生涯裏,我所看過的評語不外是:不夠認真,仍須努力。每當這個時候我的心情總是十分低落,我想:成功必然要經過肉體乃至精神的百般錘煉與折磨,而我的靈魂就像一根谷莠草,附在一個慵懶麻木的肉體上,這樣的肉體簡單得無法承受靈魂之輕。十八歲的我已經走向衰老的不毛之地。高考已近,我不應該再如此麻木下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最悲哀的恥辱便是處于麻木之中,有人不斷以這種方式去生存,從未想到要以麻木,不思進取爲恥,而卻以麻木無知爲榮。蜉蝣的生命只有一天的時間,可是輕小的身軀卻承載了深重的靈魂,這樣的靈魂的存在便被人們賦予了極高的價值。網上最靠譜的賺錢方法時常以此爲例,根據G=mg這個公式推算靈魂的重量,順便再參照評語,總結附著在肉體之上的靈魂是否有價值。人的一生不過就是活了,又死了。死並非生的對立所以不幸活著的人總是要去衡量自己靈魂的重量,否則你的生與死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25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4 2001